爸妈老是怕我一个人,所以一个劲的给我找在北京的亲戚。初一晚上听小舅舅说他其实一年有4个月出差在北京。但愿他会给我常常孤独乏味的业余时间一些乐趣——可能也没什么希望,当官的普遍太忙。
  
还是提提老生常谈的那件事,年三十那天晚上又胃胀了。通常我坐车都很容易消化不良,原因自己也搞不清楚。总之没事少坐车就对了。好在过年几天胃口渐开,或许真的是心情好的缘故吧。但某一天感觉竟然把我从来不喝的酒给喝多了。
 
在家里偶尔嘴馋其实也正常,但在我这种消化系统毛病奇多的人身上,再小的放纵也会带来巨大的麻烦。所以当美食吃得差不多要饱了的时候,是应该考虑找点其他的乐子了。该琢磨什么就琢磨什么,开心的时间会多一些。
 
去我姨家那天居然稀里糊涂把钱包扔路上了。接下来的两天便在怨恨偷钱包的贼上郁闷度过,后来又知道有人做出了拾金不昧并且千辛万苦也要物归原主 的好事情——还是咱甘肃人淳朴善良啊,我热爱我的家乡!当然这件事情也提醒自己平时要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把大多数事情做得井井有条。在生活上我太随性太懒 散了。
 
从小玩到大的同学这回是真的结了婚了。初四的时候去拜访他时,他已经跑到丈母娘家拜年去了。在他身上结婚真的不是我所听说的很恐怖很烦人的事 情,他很幸福。听说他老丈人不停的念起他的名字,说点小琐碎,然后笑的很开心。看来这家伙是做足了全方位的功夫。可能获得幸福也和获得金钱一样,需要你去 很耐心很细致的去经营。否则我们得到的只有短暂,乏味,消磨青春的不会有回忆的些许快乐。
 
回北京的时候在车上喷到一位高谈阔论客。在对很对事情表示真知灼见的过程中,逐渐的暴露了自己很多的严重毛病,令围观者一再皱眉,他的个人形象 却在他过渡膨胀的良好自我感觉中一再越陷越深。可见当人自以为有优越感的时候常常酿成悲剧。回想起来,我好像也有过不少大言不惭的时候。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