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1)

     漫天的鹅毛雪片,整个山已经被雪包裹起来。
    
     笃笃笃的木鱼声
    
     “汪汪汪。。。。", Mat的狗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tactoth很少这么急匆匆的。
    
     Mat是一个这座山上普通的一个和尚。tactoth是这座上上普通的一条狗。”tactoth" 也是住持的名字。
    
     Mat以前并不是特别喜欢住持,于是热衷戏谑的他给自己的狗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住持后来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也没说什么。
     现在的情况是,tactoth看上去很急,显然他发现了什么。mat显然不喜欢清修,他的兴致一下子集中在tactoth的发现上了。
    
     tactoth带mat到了后庙的小路上。mat发现tactoth所指的方向有一个趴着的女人。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不算单薄的黑色羽绒大衣没能遮住他匀称的背部。雪花飘在她金色的卷发上。她的脸侧向左边,于是他看到了她长长的上翘的睫毛,直挺的鼻梁,红润的脣,和光滑的透出淡淡血色的脸颊。
    
     她显然受伤了,同样显然的,她还活着。

Picture

     (2)
     mat习惯的一边在寒风中哆嗦着,一边敲打着木鱼。所以Lily——Mat现在已经知道那个女人叫Lily——听到的木鱼声有些杂乱无章。
     mat的木门‘咯吱’的响了一声,他抬起头来,看到Lily手里拿着一条厚大的围巾。看到mat仰起来的脸,她笑了一下。她最近恢复的挺好。她什么都没说,他也什么都没说,他的脖子伸的像一条鹅,她给他戴上了那条围巾。
    
     她的眼睛明亮又有种朦胧的温暖,他的笑容无声却热烈。
    
     她出去了,木鱼声变得整齐,响亮了。
    
     (3)
    
     这是做风雪覆盖的寺庙,没有人会去庆祝生日(据说庙规里面有一条明令禁止)。
    
     ‘生日快乐!’
     Mat手有点笨。他做的蛋糕很大,上面堆满了松子,奶油,巧克力,葡萄干。。。总之在Lily的眼里这不算是美观的组合,虽然东西很多。
    
    
     她一下子就很听话的快乐了,就像火车“噗”地划开那样神奇。

Picture
     (4)
    
     tactoth——庙里的住持,听到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tactoth装模作样的继续闭目沉思着,仿佛他脑子里真的有丰富的,从经书中得到的世界。
    
     “您好,我是Coco警官”。
    
     这种人很麻烦,每次来了警察,庙里都会很麻烦。
    
     “这方面我不大帮得上忙。。。”。
    
     “你只要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庙了最近有没有来一个。。。很多人都会说美丽的女人?”
    
     “没有”,tactoth继续闭目养神。
    
     ‘主席前几天遇刺了。。。。’
    
     tactoth不明白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Coco是一个聪明有没耐心的人,他说:
    
     ”你可以不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这里的和尚都被那个女人干掉了,我没什么好难过的“。
    
     tactoth吃力的咽了口唾沫,Coco露出轻蔑的微笑,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窗外,mat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开了,就好像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偷听到一样。

Picture

     (5)
    
     Mat使劲的抓着Lily的双臂:“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不告诉我你是谁!”
    
     Lily听着他男性胸膛中发出的急躁的声音,虽然他们已经相当熟悉,却依旧多少有点欣赏。她集中了一下精神,这让她回到了消极的状态。
    
     “亲爱的,你以为你真的会爱我的一切吗?”这是一个她想了很久的问题。
    
     “我永远都不会爱你的一切,但是我会接受你的一切”。这是一个他想了很久的答案。
     其实这不是她希望的答案,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希望自己的一切都是美丽的,她只想拥有爱,她知道自己需要理解,包容,同情。。。但是这多少让她有些不自在。
    
     ”把手举起!“
    
     Coco警官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不要过来."Lily一把卡住Mat的脖子,慢慢的移动到山上游客们放置降落伞的地方,随手拿了两个降落伞,单手帮自己和Mat戴好了降落伞。往山崖边走了过去。
    
     Coco警官由于没有处理过这种胁迫者和人质是情侣的情况的经验,况且又不方便上Google查,所以一时也没什么办法。
    
     他们走到崖边上,纵身跳了下去。
    
     Coco走到崖边上。他看到两把张开的降落伞,如蝴蝶美丽的双翼,像云雾更深处进去了。
    
     Coco枪法还行,可是由于被蝴蝶翅膀般的降落伞挡住,所以搞不清楚那个是人质。算了!其实他也不是很关心主席的事情(有时候发现自己在煞有介事的拿主席遇刺的事情来吓唬别人,自己就有点想笑)。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