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子为国家保护视力所以回家通常听歌....听着听着就很冲动的要去上海一趟。Tactoth这人干起事情来真是风风火火,一旦有了主意,便不顾酷暑和世博带来的汹涌人流,径直在周五晚狂奔上海,地铁/火车/公交换乘中途全部小跑。

长途火车上的闲聊自然挺有意思——于是到了第二天早上,Tactoth走到洗手池旁,看着昨晚糟糕的睡眠导致的比平时更加黯淡的面容,使劲的拍啊拍啊想给自己增添点血色,然后又拧啊拧啊拧腰拧胳膊拉大腿外侧希望自己的血液稍微循环一下,精神头能好点。然后好!下车,往嘴里塞东西,抹嘴——一二一一二一....进了地铁,哗啦啦。地铁比以前多了好几条线,二号线也多了很多站.......

下午Tactoth找Norman寻借宿,Norman一如既往的擅长沟通,在他的电瓶车上语气委婉的指出了Tactoth做事中的若干原则错误。T以前常常是口是心非的应承的,因为他觉得这人价值观已经与时代的主旋律格格不入了。但那时候T突然觉得自己对Norman的想法很接受:Norman做事细致近乎滴水不漏,工作兢兢业业,待人绝对礼数周到,讲话慢条斯理但——这是少保证了所有的人都能明白他讲了什么。Tactoth又回想了一下刚才他看到Norman和他的另外几个朋友碰头时的情境,他们笑的挺漂亮,开玩笑很 从容,是的他们是挺聪明听gentle挺nice的人。“嗨!”,tactoth突然懊悔的左右拳互砸了一下。因为他想起自己有时用略带嘲讽的语气来应对自己不太认同的Norman讲的话时,自己是多么滑稽,多么白痴?

但在去Norman家的路上我们中途变卦,Norman的朋友开车带我们去了川沙。要知道就算我再张江的时候,去川沙在我心中也是一件大事,因为这路挺长的。但这么说去就去了,这让人觉得有车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要去哪儿很快就到了。啊!有车,有大把时间,当然最关键有一群有趣 的朋友,生活会多么精彩!人可以卯足劲儿转厚钞票是多么美好的机会啊!

所以积极干活增加收入是人类的本能。
晚上觉睡的不大好。我已经不适应潮湿的气候了。

斗转星移, 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去间和我同居3个月的男人老杨。老杨带着学妹。他向学妹介绍说“这是和我同居3个月的男人,老刘!”
嗯,就吃饭,我再老杨学妹面前有点放不开手脚.....

下午很无奈的拿着老杨的卡去图书馆翻杂志,只记得某树上的某句话讲比尔盖茨:“花钱像做饭放盐”。另一本环球杂志上说起迪拜时尚富丽的建筑设计,和某个被地震彻底摧残的小国的酸楚。另外就是终于了解了一下TCP和UDP头的细节。

晚上依然三个人。老杨和学妹形影不离,令我相当吃醋,酸的口麻。

斗转星移, 一天过去了
周一早上:

   看到一帮老外占掉连续三间。一洋老姐和洋兄弟拿着本书讲什么"Big woman's big story", 听不大懂,就听到"Cisco, web video, whatever she want she get it, ......",这帮老美讲话的样子我很喜欢。很放松,很耐心。洋兄弟说了好几次"That's awsome!", 然后还问了堆问题。另外一洋老哥在桌子上和很漂亮的洋小伙打牌,桌子上还放着一堆硬币,很显然他们玩钱。

   过了会突然发现一中国人模样的人从他们房出来。我就问他他们打的是不是万智牌,或者叫Magic the gathering. 我读书时对这个还真有点兴趣。他说:
   “什么?”
   接下来的答案都是“什么”。于是我问他到底会不会讲汉语。他说:
   “我在中国人”
   。。。还好我已经学了3+3+4=10年英语。然后知道那洋老哥和洋老姐都是商学院的老师,这帮年轻小伙是他们学生。他们的课程就是到中国到处玩,了解中国以便do business with china. 这真是爽!他们的小孩玩的是口袋妖怪牌,玩的如此之好以至于赢了任天堂的1500美元的奖金,以后大学时拿出来充学费。他们写了本书叫"Living abroad in China", 好像卖的还蛮好的。

   那个中国人86年的。比我大点儿。学中提琴和MBA。说是将来打算管理剧院。Iphone里面有一堆去世界各地演出的照片。羡慕!他说是学什么乐器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性格,小提琴因为是重心,所以拉小提琴的人很严肃。中提琴是和铉所以他很了解内在而且很随和。大提琴的人一般身材高大而且爱运动爱跑步。吹号的爱吃垃圾食品。。。。。反正我听下来拉中提琴的个性方面应该是最好的。

   然后他说了他小时候打工的事。美国小孩小时候打工多好啊,赚钱太有助于培养健康良好的生活态度了!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