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Well, it's like this, sometimes you find something frustrating in work, it's so stressful - you'll have to work a lot on something but what it produces is not that rewarding, OH SHIT!!!! This damn work!

But that's wrong, you are wrong. Think in this way, if it doesn't work and it cost time, be patient, cheers for steps instead of goal being achieved. Everything else is just as usual. And one part is malfunctioning. It's no big problem! There'll always be some big projects that requires long work. Be faced, you can't always skip that dirty part.

When you've made this clear, think back about this situation, not that bad, aha?
 
 
Picture
which makes me very unhappy... today is another ordinary day in this busy city, today is the special day on which my loneliness doubled. this might because i'm just back from home, where people share with me.

i get temporiry friends, then loose them.

i'm sad

this is a freaking unfair world for me, i'm surrounded with people who claims to enjoyed this world. it increases the contrast between i and them. when i say this i'm afraid because what i say shows that i'm weak and mentally unhealthy and as a reasult add the difficult people communicate with me.

i pretend, to be energetic, exited, reasonable, while the truth is i'm unsure, scared.

i don't figure out how this world works.
 
 
Picture

     (1)

     漫天的鹅毛雪片,整个山已经被雪包裹起来。
    
     笃笃笃的木鱼声
    
     “汪汪汪。。。。", Mat的狗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tactoth很少这么急匆匆的。
    
     Mat是一个这座山上普通的一个和尚。tactoth是这座上上普通的一条狗。”tactoth" 也是住持的名字。
    
     Mat以前并不是特别喜欢住持,于是热衷戏谑的他给自己的狗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住持后来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也没说什么。
     现在的情况是,tactoth看上去很急,显然他发现了什么。mat显然不喜欢清修,他的兴致一下子集中在tactoth的发现上了。
    
     tactoth带mat到了后庙的小路上。mat发现tactoth所指的方向有一个趴着的女人。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不算单薄的黑色羽绒大衣没能遮住他匀称的背部。雪花飘在她金色的卷发上。她的脸侧向左边,于是他看到了她长长的上翘的睫毛,直挺的鼻梁,红润的脣,和光滑的透出淡淡血色的脸颊。
    
     她显然受伤了,同样显然的,她还活着。

Picture

     (2)
     mat习惯的一边在寒风中哆嗦着,一边敲打着木鱼。所以Lily——Mat现在已经知道那个女人叫Lily——听到的木鱼声有些杂乱无章。
     mat的木门‘咯吱’的响了一声,他抬起头来,看到Lily手里拿着一条厚大的围巾。看到mat仰起来的脸,她笑了一下。她最近恢复的挺好。她什么都没说,他也什么都没说,他的脖子伸的像一条鹅,她给他戴上了那条围巾。
    
     她的眼睛明亮又有种朦胧的温暖,他的笑容无声却热烈。
    
     她出去了,木鱼声变得整齐,响亮了。
    
     (3)
    
     这是做风雪覆盖的寺庙,没有人会去庆祝生日(据说庙规里面有一条明令禁止)。
    
     ‘生日快乐!’
     Mat手有点笨。他做的蛋糕很大,上面堆满了松子,奶油,巧克力,葡萄干。。。总之在Lily的眼里这不算是美观的组合,虽然东西很多。
    
    
     她一下子就很听话的快乐了,就像火车“噗”地划开那样神奇。

Picture
     (4)
    
     tactoth——庙里的住持,听到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tactoth装模作样的继续闭目沉思着,仿佛他脑子里真的有丰富的,从经书中得到的世界。
    
     “您好,我是Coco警官”。
    
     这种人很麻烦,每次来了警察,庙里都会很麻烦。
    
     “这方面我不大帮得上忙。。。”。
    
     “你只要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庙了最近有没有来一个。。。很多人都会说美丽的女人?”
    
     “没有”,tactoth继续闭目养神。
    
     ‘主席前几天遇刺了。。。。’
    
     tactoth不明白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Coco是一个聪明有没耐心的人,他说:
    
     ”你可以不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这里的和尚都被那个女人干掉了,我没什么好难过的“。
    
     tactoth吃力的咽了口唾沫,Coco露出轻蔑的微笑,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窗外,mat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开了,就好像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偷听到一样。

Picture

     (5)
    
     Mat使劲的抓着Lily的双臂:“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不告诉我你是谁!”
    
     Lily听着他男性胸膛中发出的急躁的声音,虽然他们已经相当熟悉,却依旧多少有点欣赏。她集中了一下精神,这让她回到了消极的状态。
    
     “亲爱的,你以为你真的会爱我的一切吗?”这是一个她想了很久的问题。
    
     “我永远都不会爱你的一切,但是我会接受你的一切”。这是一个他想了很久的答案。
     其实这不是她希望的答案,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希望自己的一切都是美丽的,她只想拥有爱,她知道自己需要理解,包容,同情。。。但是这多少让她有些不自在。
    
     ”把手举起!“
    
     Coco警官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不要过来."Lily一把卡住Mat的脖子,慢慢的移动到山上游客们放置降落伞的地方,随手拿了两个降落伞,单手帮自己和Mat戴好了降落伞。往山崖边走了过去。
    
     Coco警官由于没有处理过这种胁迫者和人质是情侣的情况的经验,况且又不方便上Google查,所以一时也没什么办法。
    
     他们走到崖边上,纵身跳了下去。
    
     Coco走到崖边上。他看到两把张开的降落伞,如蝴蝶美丽的双翼,像云雾更深处进去了。
    
     Coco枪法还行,可是由于被蝴蝶翅膀般的降落伞挡住,所以搞不清楚那个是人质。算了!其实他也不是很关心主席的事情(有时候发现自己在煞有介事的拿主席遇刺的事情来吓唬别人,自己就有点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