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转载者注:这种生活没什么好理想的

荤血摒除唯对酒,歌钟放散只留琴。更无俗物挡人眼,但有泉声洗我心。
很多时候,其实是任何让我平静下来的时候,这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
突然想起了几个同学心中的理想生活,有的说是到草原上去放牧,“风吹草低见牛羊”,想起来是不错;
有人说是找条小船,随便飘,追求的是“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的感觉,重点在这个“客”字上,是“随波逐流”但自得其乐的生活;还有个搞笑的,说自己的理想生活就是到一个小镇上(山高皇帝远,老子就是王法)做一名恶霸,每天带两名“恶奴”(关公和岳飞),到镇上胡作非为——这个一般人理解不了。

于是想到了自己的理想生活。我是一个生活在世俗环境下的三俗(低俗、庸俗、恶俗)合一的人物,从小在世俗的教育下被成功的塑造成一个俗不可耐的人。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争名夺利,爱慕虚荣,为一些毫无是处的虚名努力拼搏。但是却有自命清高,不屑与那些同我一样的人为伍。幸好一切还算顺利,自己曾经的那些拼命努力换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所在,让我在表面上貌似在一个相对清高的位置,暂时有了清高的权利。

于是在这种无聊和矫揉造作的生活下,我继续着努力和演绎。

事实上,越是俗人越是渴望高雅的生活。每个人心中都希望自己是高风亮节、出类拔萃,但是庞大的庸俗团体和自己无能的本质却告诉自己:在这样一种环境下,你俗是你实在的体现,附庸风雅那是在ZB。
“不要以为插两根羽毛就是天使,鸟人一个,切......”这种声音会在你听力所及的范围内响起。

于是只好悄悄地在自己平静的心灵深处进行自己理想生活的构造。我的生活应当是这样的:不管是道士还是和尚,抑或是一个没落的秀才还是教书先生,当然远离皇帝的一名小官、中官、大官也行,只要能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坐下,弹琴(不会也可以乱弹),喝点酒(甜的最好),挺自然的声音。在这个地方,阳光明媚我就坐在溪边上,让小溪水轻轻冲我的脚,聆听水流和石子摩擦撞击的声响(《水边的阿狄丽娜》就是这感觉);雨天,没错,这里应当是一片开阔的草地,让我还是撑把伞吧,轻柔的雨水会慢慢随伞滑落,汇成一条细细的水流,注入草地,一瞬即逝,消失地无影无踪。空气中将弥漫着一种雨天特有的芬芳,将我的整个呼吸道完全占据。往远看,是灰蒙蒙的一片,远处担任屏障的大山只显示出了模糊地轮廓,将这一切只包围在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下雪天,那也是令我期待的日子,“万径人踪灭”,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地方。这个时候,我无论是垂钓的老头,牵着狗的猎人,还是我这扇子的穷酸,我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因为,我的心中只有自我与安静的快乐。

最后,我发现,我性格孤僻,只适合一个人玩。哈哈,如果不是性格孤僻,那么我就是意淫,总之,我错了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