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令狐冲闭上了眼睛,但只过得一会,便又睁了开来,道:“我只道这里风景好,但到得瀑布旁边,
反而瞧不见那彩虹了。”仪琳道:“瀑布有瀑布的好看,彩虹有彩虹的好看。”令狐冲点
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事。一个人千辛万苦的去寻求一件物事
,等得到了手,也不过如此,而本来拿在手中的物事,却反而抛掉了。”仪琳微笑道:“
令狐大哥,你这几句话,隐隐含有禅机,只可惜我修为太浅,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倘若师
父听了,定有一番解释。”令狐冲叹了口气,道:“甚么禅机不禅机,我懂得甚么?唉,
好倦!”慢慢闭上了眼睛,渐渐呼吸低沉,入了梦乡。

2、 聪明才智之士,勇武有力之人,极大多数是积极进取的。道德标准把他们划分为两类
:努力目标是为大多数人谋福利的,是好人;只着眼于自己的权力名位、物质欲望,而损
害旁人的,是坏人。好人或坏人的大小,以其嘉惠或损害的人数和程度而定。政治上大多
数时期中是坏人当权,于是不断有人想取而代之;有人想进行改革;另有一种人对改革不
存希望,也不想和当权派同流合污,他们的抉择是退出斗争漩涡,独善其身。所以一向有
当权派、造反派、改革派,以及隐士。中国的传统观念,是鼓励人“学而优则仕”,学孔
子那样“知其不可而为之”,但对隐士也有极高的评价,认为他们清高。隐士对社会并无
积极贡献,然而他们的行为和争权夺利之徒截然不同,提供了另一种范例。中国人在道德
上对人要求很宽,只消不是损害旁人,就算是好人了。《论语》记载了许多隐者,晨门、
楚狂接舆、长沮、桀溺、荷丈人、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连等等,
孔子对他们都很尊敬,虽然,并不同意他们的作风。

3\风清扬摇摇头,说道:“你是岳不群
的弟子,我本不想传你武功。但我当年……当年……曾立下重誓,有生之年,决不再与人
当真动手。那晚试你剑法,不过让你知道,华山派‘玉女十九剑’倘若使得对了,又怎能
让人弹去手中长剑?我若不假手于你,难以逼得这田伯光立誓守秘,你跟我来。”说着走
进山洞,从那孔穴中走进后洞。令狐冲跟了进去。风清扬指着石壁说道:“壁上这些华山
派剑法的图形,你大都已经看过记熟,只是使将出来,却全不是那一回事。唉!”说着摇
了摇头。令狐冲寻思:“我在这里观看图形,原来太师叔早已瞧在眼里。想来每次我都瞧
得出神,以致全然没发觉洞中另有旁人,倘若……倘若太师叔是敌人……嘿嘿,倘若他是
敌人,我就算发觉了,也难道能逃得性命?”只听风清扬续道:“岳不群那小子,当真是
狗屁不通。你本是块大好的材料,却给他教得变成了蠢牛木马。”令狐冲听得他辱及恩师
,心下气恼,当即昂然说道:“太师叔,我不要你教了,我出去逼田伯光立誓不可泄漏太
师叔之事就是。”风清扬一怔,已明其理,淡淡的道:“他要是不肯呢?你这就杀了他?
”令狐冲踌躇不答,心想田伯光数次得胜,始终不杀自己,自己又怎能一占上风,却便即
杀他?风清扬道:“你怪我骂你师父,好罢,以后我不提他便是,他叫我师叔,我称他一
声‘小子’,总称得罢?”令狐冲道:“太师叔不骂我恩师,徒孙自是恭聆教诲。”风清
扬微微一笑,道:“倒是我来求你学艺了。”令狐冲躬身道:“徒孙不敢,请太师叔恕罪
。”风清扬指着石壁上华山派剑法的图形,说道:“这些招数,确是本派剑法的绝招,其
中泰半已经失传,连岳……岳……嘿嘿……连你师父也不知道。只是招数虽妙,一招招的
分开来使,终究能给旁人破了……”
    令狐冲听到这里,心中一动,隐隐想到了一层剑术的至理,不由得脸现狂喜之色。风
清扬道:“你明白了甚么?说给我听听。”令狐冲道:“太师叔是不是说,要是各招浑成
,敌人便无法可破?”风清扬点了点头,甚是欢喜,说道:“我原说你资质不错,果然悟
性极高。这些魔教长老……”一面说,一面指着石壁上使棍棒的人形。令狐冲道:“这是
魔教中的长老?”风清扬道:“你不知道么?这十具骸骨,便是魔教十长老了。”说着手
指地下一具骸骨。令狐冲奇道:“怎么这魔教十长老都死在这里?”风清扬道:“再过一
个时辰,田伯光便醒转了,你尽问这些陈年旧事,还有时刻学武功么?”令狐冲道:“是
,是,请太师叔指点。”风清扬叹了口气,说道:“这些魔教长老,也确都是了不起的聪
明才智之士,竟将五岳剑派中的高招破得如此干净彻底。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世上最厉害
的招数,不在武功之中,而是阴谋诡计,机关陷阱。倘若落入了别人巧妙安排的陷阱,凭
你多高明的武功招数,那也全然用不着了……”说着抬起了头,眼光茫然,显是想起了无
数旧事。
 


Comments




Leave a Reply